首页 其新荣 正文

尽管有制裁,俄罗斯钻石和黄金还是进入了美国市场

其新荣 adminqwe 2022-05-16 23:04:04 41 0

  原标题:尽管有制裁,俄罗斯钻石和黄金还是进入了美国市场

  来源:金十数据

  不止一位美国议员和珠宝从业者表示,在对俄祭出制裁的大背景下,当公司和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产自俄罗斯的黄金和钻石仍可以在美国销售。

  理论上,美国和欧洲的制裁已经禁止了来自俄罗斯的黄金和钻石。但实际上,通过监管难达的全球中间商网络,俄罗斯宝石和贵金属仍可以源源不断地流入西方市场。

  美国密歇根州民主党众议员艾丽莎·斯洛特金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她将对拟议的对俄制裁法案表达进一步支持,为此,美国相关部门需要采取更严格的控制措施限制俄罗斯黄金进口,以确保俄罗斯无法利用其黄金储备来赚军饷。

  美国珠宝商表示,美国“监管漏洞”之所以会形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加工过的钻石和成品珠宝通常是从印度和土耳其等国家进口,这意味着,这些钻石与成品珠宝可以合法地进入美国,尽管它们的原材料产地为俄罗斯。

  据世界黄金协会称,俄罗斯约占全球黄金供应量的十分之一,全球钻石供应量的 30%,俄黄金储备价值约为1400亿美元。美国珠宝行业分析师表示,对俄钻石储备的价值尚不清楚,但估计其估值与黄金不相上下。

  善用马甲的俄罗斯黄金和钻石

  黄金和钻石的真正来源通常很难辨别:例如,俄罗斯黄金可能被用于土耳其生产的出口珠宝,俄罗斯钻石可能在印度二次加工后出口。然而,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美国珠宝商和消费者要求追根溯源,来自俄罗斯的黄金与钻石将无所遁形。

  芝加哥珠宝设计师和道德采购倡导者Susan Wheeler说:

“来自俄罗斯的黄金和钻石割了美国消费者的韭菜,美国消费者需要知道,如果他们在供应链不明的珠宝店消费,那么就是俄罗斯的帮凶。”

  在2月俄乌开打的几周内,美国将禁运二次加工的俄罗斯钻石作为对俄制裁的一部分。随后在立法者呼吁采取更严厉措施的情况下,在4月,美国特别制裁了俄罗斯国有三分之一股份的、负责美国钻石总供应量90%的俄罗斯钻石巨头生产商阿尔罗萨。

  除了呼吁对阿尔罗萨实施制裁外,一个由国会代表组成的民主党共和党小组于4月致信拜登政府,警告珠宝流通方式存在漏洞,特别是通过第三国进口俄罗斯钻石的便利性。他们敦促财政部改变对“原产国”的定义,并与印度等国家展开合作,阻止受制裁俄罗斯资产进入印度等国并最终流入美国。

  3月份,美国国会未通过“停止俄罗斯黄金法案”。该法案将禁止美国公民与购买或交易俄罗斯黄金的外国人接触。3月晚些时候,美国财政部表示,为了严惩俄罗斯试图干预美国大选的行为,俄罗斯黄金可能已经受到拜登总统于2021年4月签署的一项行政命令中所实施的广泛制裁。欧盟紧随拜登政府,对俄罗斯的黄金和珠宝也实行了制裁。

  然而,可持续珠宝顾问、(GGTI)全球黄金透明度倡议成员克里斯蒂娜·米勒说,珠宝业是一个主要由小企业和庞大的中间商网络组成的全球行业,而在业内“供应链中间的不透明性是如此之多!”

  GGTI正在敦促美国政策制定者加强对俄制裁,堵住“监管”漏洞,并规定:即使这些材料是通过第三国采购的,但只要这些原材料和俄罗斯扯上了关系,那就是为美国法律所不容的。米勒女士说:

“令人担忧的是,如果高高在上的立法者不了解珠宝行业的运作方式,他们真的会误认为,他们的立法会取得立竿见影的成效。”

  今年4月,总部位于瑞士的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全球倡议警告说,受制裁的俄罗斯公司和个人可能已经通过将供应转移到第三国,来在黑市上出售黄金。

  西方大公司通常依靠独立组织,如总部位于英国的RJC(责任珠宝业委员会),来认证宝石和贵金属是否符合道德规范。但俄乌冲突的爆发,使这个系统处于压力之下。

  3 月,RJC顶住成员要求抵制阿尔罗萨的压力,使得几家世界知名的珠宝商以RJC“制俄不利”为由“退出群聊”。这些珠宝商包括古驰(Gucci)的所有者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 SA),以及潘多拉(Pandora A/S)和卡地亚(Cartier)的所有者历峰集团(Compagnie Financière Richemont SA)。同期,RJC委员会的CEO也辞职了。

  4月,阿尔罗萨退出RJC。在一份声明中,阿尔罗萨表示它所面临的“困境”前所未有,而没有直接提及西方制裁或俄乌战争。RJC表示,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它一直在等待相关法律条文的颁布。

  制裁难撼动的“美国从业者选择”

  几家大型珠宝商已独立表示,他们正在抵制俄罗斯原材料。蒂芙尼公司的所有者LVMH Moë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E表示,正在努力摆脱对俄罗斯钻石的依赖;而美国珠宝店运营商Signet Jewelers Ltd.则表示,将停止采购俄罗斯钻石。两家公司均未回应置评请求。

  而珠宝行业从业者,米勒和惠勒女士则敦促大珠宝公司在采购方面更加透明,用以佐证他们正在将俄罗斯材料从供应链中剔除。

  经营规模较小的美国珠宝商也在参与对俄制裁上挤破了头。位于印第安纳州锡安斯维尔的珠宝商鲍勃古德曼说,我从未想过俄罗斯是一个“不道德的”黄金和钻石源。现在,他将俄罗斯视为“邪恶的”黄金和钻石的来源,就像来自战乱兵祸区的黄金和钻石一样。

  古德曼先生说,他已经要求他在纽约的钻石供应商做出保证,供应给他的宝石不能有一颗来自俄罗斯。他说,他只购买“含俄量0%”且“出身清白”的黄金。

  然而,由于“含俄量0%”且“出身清白”的黄金价格通常要高出20%左右,古德曼先生表示,比起“为俄做伥”可能带来的“良心谴责”,许多美国珠宝商可能更关心他们的利润。

  古德曼补充说:

“对于这些人来说,在真金白银面前讲道德,根本就是不讲武德。”

  令古德曼不安的事情还是来了,他无奈地表示:

“我听到了很多美国珠宝商的借口,尽管他们在言语上那么支持制裁,但在行动上却‘真香’了。”

版权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4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热门标签